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科幻›直死無限
直死無限

直死無限如傾如訴

標籤: 方里 無名氏 直死無限 科幻
方里無名氏是科幻小說《直死無限》中出場的關鍵人物,「如傾如訴」是該書原創作者,環環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13:4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陛下的。」
魏公公丟下這句話,身形如鬼魅,跑得比兔子還快,消失在黑暗中「王爺,老奴先回軍寨休息,明日協助處理談判之事!」
夏天沒有動,白虎、秦紅衣等人也沒有動。
李劍湊到夏天耳邊悄聲道「據吾所知,這老太監的確幫王爺隱瞞了不少事!」
「而且,這老傢伙總是有意無意的和吾對眼,彷彿總是有事要告訴吾卻總是沒有說出口!」
「不過,他總會無意泄露一些皇帝所說之話給我聽,彷彿是要告訴吾什麼信息般!」
「在朝中時,吾從他話中得到的有用信息不少,這才能諸事順利!」
夏天眼中血紅之色越來越淡「有意思!」
「也許,還不到他表明身份的時候吧!」
李劍不再說魏公公之事「王爺,現在吾是談判主使,一切將按照皇帝之意行事!」
夏天語重心長的道「這次簽訂這個賠銀子、又賠公主的屈辱條約,雖是皇帝的旨意,但,一定會被有心人攻擊,你準備好了嗎?」
李劍笑得有些邪性「王爺放心,朝廷里那些御史,都是吾的徒子徒孫,只要有人敢攻擊吾,他們就會還擊。」
「這個罵名,王爺若背,就正中他們的圈套了!」
夏天人生的拱手行禮道「辛苦李國公了!」
李劍連忙還禮「不敢!」
「王爺,青州諸事已經安排好,請你放心!」
夏天點頭「走吧!」
「是!」
李劍率領眾將先回軍寨。
夏天和司馬蘭踏月步行,兩人並肩沐浴在月光下,宛若一對金童玉女。
他們身後,白虎和秦紅衣雙雙抱劍跟隨,保護他們的安全。
此時。
司馬蘭絕美的小臉上滿是後怕之色「王爺,剛剛我好怕你就入了魔,再也喚不醒!」
夏天伸出手,將司馬蘭冰涼的玉手握在掌心「有你,就能將我喚醒!」
司馬蘭嫣然一笑,宛若月下仙子「只有蘭兒能嗎?」
夏天頷首「我的盡頭,是你啊!」
司馬蘭笑得更甜「父親來信說,這一年半的時間裏,司馬家會全力支持荒州變強!」
司馬蘭取出一塊金色令牌,上面刻着一個「劍」字「這是父親的貼身令牌,一共有四塊,這是其中一塊,可以調用司馬家三成資源。」
「這也是父親手中的全部資源!」
「其它的資源,都是族中各房的,不可用。」
「為了這三成資源,父親的族長之位差點沒了!」
夏天拿過令牌,將其放入司馬蘭的懷裡,觸手柔軟,差點不想將手拿出來「蘭兒,司馬家族就算富可敵國,但,很多財富都在田地、商鋪等固定資產上,實際上能拿出來的也有限!」
「現在,荒州需要銀子是無底洞,只有靠自己掙,才能源源不斷,才能養活一州之人,讓我荒州大軍變強!」
司馬蘭貝齒輕咬紅唇「這是父親的心意啊!」
夏天搖頭「心意我知,但,資源不能要!」
「若我拿了司馬家這些資源,一定會落入皇帝和右丞相曹威的眼中。」
「現在,他們正在找借口打擊你父親,若是我動用你們司馬家的資源,就是皇子和左丞相暗中勾結圖謀不軌,正好落入他們的圈套中。」
「所以,我不能害了岳父大人!」
司馬蘭貝齒輕咬紅唇,清純美麗得令夏天心跳加快「白總管說,我們府中的錢糧快見底了!」
「王爺可有辦法?」
夏天眼中慧光閃爍「荒州有寶藏,我會盡其所能的去尋找,取其錢財為荒州所用!」
「同時,我還會發明一些小東西,派商隊東出天門山,賣向帝都,賣向九州。」
「同時,我也會組建商隊,西出天狼帝都、仙女國、沙漠去賺取錢銀資源。」
「你父親只要為我打開東去行商的方便之門就好!」
司馬蘭美目大亮,芳心中滿是好奇「王爺,你會發明出什麼?」
夏天嘴角勾起一絲神秘之色「荒州連鎖超市!」
「裏面應有盡有!」
司馬蘭美目放光「王爺,你準備將荒州連鎖超市交給誰打理呢?」
「當然是你!」
「不交給杜月兒嗎?」
「蘭兒,從今天起,你要統管荒州王府的財政大權了!」
「蘇月兒、小白都歸你管!」
「因為,有些秘密,只能你知道!」
司馬蘭笑得更甜了幾分「王爺,按照旨意,到封地後,我們就要成婚!」
「但大姐之事如此,蘭兒現在實無心情成婚!」
此刻。
夏天心中湧起一股暖意!
因為,司馬蘭是知他此刻無心成婚!
他認真的道「蘭兒,我答應你,等救出大姐後,我們立即成婚!」
司馬蘭螓首輕點「好!」
月光下,一對璧人踏月而行,巧笑嫣然,心心相印的身影被月光永久烙印在地面。
畫面美不勝收!
不久後。
荒州軍寨。
呼延朵兒的軍帳中。
夏天大步入帳「呼延公主,本王現在要解你體內銀針,明日送你回天狼帝國。」
呼延朵兒秀眉一皺,一臉倔強「解除本公主體內的銀針可以的,但,本公主不回去!」
旁邊,妖嬈的狼綵衣一愣「公主,你為何不回去?」
「在這裡你是戰俘!」
「回去你才是公主啊!」
天狼公主美目中光彩複雜「本公主就願意在荒州王身邊做戰俘!」
狼綵衣「」
但,被呼延朵兒打斷「綵衣,你出去,我有話和荒州王說!」
狼綵衣性感的咬着嘴唇,扭動着細腰,好奇的走出軍帳,放下了門帘,在外豎耳傾聽。
帳篷內。
呼延朵兒站起身來,手臂一動,有些牽動傷口,從懷裡掏出那本合歡宗的奇書放一邊,忍痛脫下寬鬆衣裙「」來吧!」
「從本公主體內拔針吧!」
頓時。
玉體曼妙,光澤迷人。
天下第一美人只穿紅色肚兜,美妙嬌軀若隱若現的,就呈現在夏天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