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楚月
葉楚月

葉楚月絕世萌寶要翻天

標籤: 葉寧顏 葉楚月 都市
網文大咖「絕世萌寶要翻天」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葉楚月》,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葉楚月葉寧顏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葉楚月,神武帝國臭名昭著的痴傻醜女,與人「苟且」,生下野孩子。未婚夫成親之日,身穿喜袍從城牆跳下,為情而死。美眸初睜,來自21世紀的古武門主將掀起血雨腥風,一雪前恥!廢物?素手撼帝國,乾坤足下踏!痴傻?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外。野孩子?帝尊之子,天皇血脈,放眼八荒誰敢放肆?「娘親,外面有個俊俏的大哥哥,...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02: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333章菩提萬宗海神界,洪荒大域九重天
無葯護法目光陰冷地瞪了眼執事長老,隨即看向天真無害的少年郎,唇邊扯開了一抹嘲諷的笑。
他偌大的袖袍一揮,長風狂涌,光芒細絲匯聚成了掌心的一方寶塔。
「此乃三修寶塔,能快速凝聚天地間的三種氣力,讓三修之人一併修鍊。」
「葉弟子,你可要好生修鍊。」
無葯護法壓低了聲音。
「世上從不缺英年早逝的天才,但願葉弟子洪福齊天,壽元萬古。」
「什麼?弟子耳朵不好使,護法大人還要送弟子玄石,那可使不得。」
「?」
玄石乃是整座海神界的通用貨幣,而玄石又根據密度、純度的不同,分為了多個檔次。
最常見的便是天、地、玄、黃四個檔。
而一百枚黃玄石,能兌換一枚雙玄石。
一百枚的雙玄石,又能兌換一枚地玄石。
界面各地的交易市場里,俱是以此類推的算法。
無葯護法近乎咬牙切齒地望着滿眼興許的楚月。
真元境高手的他,在協會這麼多年,哪個弟子見到他不是得恭恭敬敬的,縱是宗主、長老,都要禮敬三分,還是頭一回給個宗門弟子給當眾耍弄不說,還是個低星武神境。
「護法大人深知弟子是海域而來的人,身上並無二兩錢財,平生未曾飽腹過幾次,當真是好人吶。」
楚月一邊說,腦子裡一邊飛速的旋轉,並以神識傳音,與神獸們對話
「諸位前輩,三修寶塔放入彼岸花,當真能屏蔽神獸氣息,縱是通天境強者也不得而知?」
「確實如此。」
而這,才是楚月非要三修寶塔的根本原因之一。
對於此時的她與星雲宗來說,擁有千頭神獸並非好事。
海神界之大,並不局限於菩提萬宗,忘川大宮,流光海域。
萬萬里蔓延的疆土,有着層出不窮的勢力,和野心勃勃的修鍊者們。
有光的地方,就會有陰影。
陰影下的土壤,遊走着獵殺光的修行者們。
他們強大,陰狠。
因而,楚月不能把這千頭神獸光明正大的帶去星雲宗。
無葯護法丟了個空間袋給她,「這裏面,有三萬的黃玄石,你且多吃點吧。」
「弟子多謝長老。」少年握着空間袋拱手道「為表感謝,弟子願將此次所得的千頭神獸,全部贈給護法大人,還請護法大人笑納。」
此話一出,整座城池彷彿都靜謐死寂了下來,就連風雪漂動都變得緩慢,所有人各色的表情都凝固在臉上,一雙雙瞳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浮現出了震驚之色,眸底俱都倒映出那玩味不羈的少年。
這事若發生在旁人的身上,可謂是喪心病狂,可若是出自於葉楚月,又好似無比的「順其自然」了。
畢竟,這可是個剛入宗就能以德報怨做到為對方扛下淬魂鞭的人兒。
無葯護法忽的愣住,許是懷疑自己聽錯了,還用真元之力洗了下自己的耳膜才反應過來。
少年打了個響指,天穹四方登時浮現了密密麻麻的神獸光影。
千頭神獸,吞天沃日。
怒吼之聲,傳遍千里。
「還請護法大人笑納。」楚月眯起眼睛笑。
無葯護法喉結滾動,咽了咽口水。
驚喜來得太快。
他獃滯原地梗着脖子往上看,像是沒見過世面般。
「笑納笑納。」無葯護法大笑出聲。
「好小子。」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無葯護法欣喜若狂,高興到說不出幾個詞彙,但嘴角都快咧到耳後根了,全然沒注意到少年淺金色的眸底,驟閃過一絲不含溫情的冷光。
「在此之前,弟子還有個請求。」
「說。」
「九幽、華清二宗,各贈兩百神獸。」
無葯護法擰了擰眉,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分掉四百神獸,他還有六百之多。
且是天降之喜,白撿的便宜。
卻說華清宗主陳清音愣了下,隨後啞然失笑,「左老賊,你這少宗主,倒是個不錯的小子。」
「那可不。」左天猛洋洋得意。
九幽宗主笑而不語,身邊的長老一驚過後,卻是暗暗作揖,嘆道「宗主英明。」
「這孩子,不枉我九幽拼一把。」九幽宗主眯起了眼眸,「她是個聰明人,得到千頭神獸並未沾沾自喜,深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倒不如把神獸贈之與患難與共的右宗,又擔心宗門協會的臉上掛不住,其中最大頭的給了宗門協會。」
「這般來講,剩下六宗,豈非要因嫉生怒?」
「凡人立世,修行悟道,哪能方方面面都照顧好,太過於八面玲瓏世故圓滑,反而失了稜角,有稜有角的世故,才是恰到好處的聰慧做法,畢竟能把一方面做到極致,得到一部分的人心,就已是來之不易的大成功了。小子她連上界大楚都敢罵,又何必管那六宗?」
「這般說來……」長老猶豫了,「我們九幽宗若是接受了神獸之禮,豈非要跟着得罪大楚?等到諸神之日,我們可該如何是好?那大楚的青蓮女尊,據說是大楚九萬年來第一人。」
九幽宗主負手而立,沉默了良久。
就當長老以為九幽宗主也要擔驚受怕的時候,宗主卻道
「那便再賭一回,賭他大楚做不到手眼通天,賭這星雲少年扶搖可照月!」
長老深深地震驚,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那側——
屠薇薇、蕭離、龍非煙以及段清歡這些人,都圍在了少年的身邊。
乍然看去,有幾分妻妾成群,歡笑一堂的錯覺。
左婕妤抿着唇板著臉沉默半晌,只用眼角餘光掃視着,並且有擠進去的打算。
左天猛不知不覺走到了陳清音的身邊,雙手攏袖,望着少年笑呵呵地道「不錯吧,左某的眼光還像當年一樣好。」
「似你這般風流成性當個人人得而誅之的浪子,那可真是你星雲宗的悲哀。」陳清音冷笑了一聲。
少年哪哪都好,偏生身旁美人如雲實在是多。
風流二字與左天猛相比,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突地——
陳清音緩緩地垂下了眼帘,多了一分難言的惆悵。
縱是不該講,但還是想,若這般出色的人兒,是個女子該多好。
男兒有體質的先天優勢,從不缺天才,女子修鍊起來,相對困難許多,卻鮮少有這般讓人眼前一亮的。
陳清音心內長嘆了一口氣。
她總在等。
等一個女子,炸翻菩提萬宗海神界,洪荒大域九重天!
忘憂城,其樂融融風雪中。
溫馨自苦寒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