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無數愛恨免費小說
無數愛恨免費小說

無數愛恨免費小說李明娉李明婷

標籤: 葉沁寶 安心妍 無數愛恨免費小說 都市
《無數愛恨免費小說》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葉沁寶安心妍,講述了​\"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22: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網友們隔着一根網線開始狂歡,葉沁寶甚至都不敢思考,只能放空了大腦,一條條地翻看着這些評論,手指更是變得越來越冰涼。
後來她已經看不進別人的話了,唯獨最上面的那條微博,是如此的刺眼。
她深愛的男人啊,要將他身邊的那個最重要的位置給別的女人了。
分明早就知道了,可是為什麼到了此刻,卻還是如此的難受?
葉沁寶揪着胸口的衣服,有些呼吸不上來。
秦瑾雪作為唯一一個知道她這個新號碼的人,自然也是在看到微博的第一時間就給葉沁寶打了電話。
但是葉沁寶卻根本不敢接。
她將手機放在一邊,看着手機屏幕無聲地亮了,又暗下去。
如此循環往複。
她就像是被抽走了魂魄的玩偶,安靜地坐在床腳,了無生氣。
……
葉沁寶一夜無眠,到了早上,她特地給自己化了個妝,就怕喬景願察覺出她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她剛剛出了房間,就在不遠處的走廊裏面碰到了裴斯逸。
裴斯逸看了她一眼,問「昨晚沒睡好?」
葉沁寶摸了摸自己的臉,像是在疑惑。
她分明已經化過妝了。
裴斯逸像是察覺到了她內心所想,道「你要是不想讓你媽擔心,最好別哭喪着一張臉。」
說完,裴斯逸徑直朝着餐廳走去。
葉沁寶實在是沒什麼心情生裴斯逸的氣,也緩步來到了餐廳里。
廚房那邊早就準備好了早餐,梁少暖貼心地為葉沁寶布了筷子,在她耳邊小聲道「葉小姐,謝謝你了。」
葉沁寶輕聲問「見到醫生了嗎?」
梁少暖紅着臉點了點頭,眼見着裴斯逸似乎沒有打斷她們談話的意思,於是開心地和葉沁寶分享道「醫生人很好,雖然沒來得及表白,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
葉沁寶看着梁少暖臉上溢滿的幸福,很想為對方開心。
但是一個笑容到了嘴角,卻怎麼樣都扯不出來。
她最終還是放棄,只是道「恭喜。」
梁少暖沒察覺到葉沁寶的強顏歡笑,還笑着道了謝。
裴斯逸終於忍不住開口,道「你很閑?」
梁少暖的面色僵了僵,道「我先去忙了。」
等到梁少暖走了,餐桌上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裴斯逸開口道「醫生那邊傳來消息了,手術時間定在十二月二十三號左右,距離現在大概還有十天左右。」
葉沁寶趕快將腦子裏面的那些雜念都拋開,問「所有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嗎?對了,你之前和我說了,等到確認了手術時間就告訴我我能做到的事情。現在能說了嗎?」
裴斯逸靜靜地看了葉沁寶一會兒,才道「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陪在姐的身邊,盡你所能調整她的狀態。」
葉沁寶沒想居然是這樣一件簡單的事情。
她剛準備說點什麼。
裴斯逸就像是料到了她想要說什麼,直接截斷了她的話,道「你別以為這個任務很簡單,姐有很強的手術應激反應,越是臨近手術,她酒會越來越焦躁不安。」
葉沁寶從來不知道這個事實,陷入了片刻的獃滯。
就聽裴斯逸道「總之你盡量多陪陪她,因為手術的時間是要根據姐的狀態來確定的,所以從二十號開始,絕對不能離開城堡半步。」
十二月二十,是厲晏川和顧琴心的婚禮。
葉沁寶的大腦幾乎是瞬間就蹦出這個訊息,但是下一秒,她又逼着自己拋開這一切,對裴斯逸保證道「當然,我會做好這一切。」
裴斯逸神色稍霽,道「麻煩你了。」
葉沁寶再也沒有吃早餐的心情了,和裴斯逸打了個招呼,就徑直去了喬景願的房間。
喬景願已經醒了。
葉沁寶拍了拍自己的臉,笑着走過去,喊道「媽。」
喬景願從窗外收回目光,看着葉沁寶道「心寶過來,我有事問你。」
葉沁寶奇怪地靠近喬景願的身邊,問「怎麼了?」
喬景願思考瞬間,道「你和厲晏川是怎麼回事?」
葉沁寶的嘴角僵了僵,反問「什麼怎麼樣?」
「我看到新聞了,厲晏川要和你離婚?什麼時候的事情,那個什麼顧琴心又是什麼人?她的長相怎麼……」喬景願說著,表情變得有些古怪。
葉沁寶心裏暗罵了一聲糟糕,大腦飛速運轉起來,思考着應對之法。
喬景願卻皺眉道「心寶,我想聽實話。」
葉沁寶看着喬景願溢滿了擔心的眸子,終於放棄了找借口,只是盡量輕鬆地說「媽,抱歉啊,不是故意瞞着你的……我和厲晏川的感情破裂了有一段時間了,我昨天本來想說的,但是又怕你的身體……」葉沁寶實在是懊惱。
這樣一起一伏,對於喬景願的病情更加不利了。
喬景願不怪她,只是嘆氣道「心寶,你還愛他。」
簡單的一句話,瞬間戳破了葉沁寶全部的偽裝,破碎了她的心防。
她自己都不知道眼淚什麼時候落下來的。
還是喬景願伸出手,輕柔地為她擦着眼淚,她才猛地回過神來。
迅速地抹了一把臉,葉沁寶道「媽,你別操心我,現在你最首要的目的就是養好身體等待手術,好不好?」
喬景願揉了揉葉沁寶的腦袋,溫柔地說「心寶啊,媽活了大半輩子,婚姻生活也很失敗,沒什麼資格說你。但是心寶你要知道,愛就要勇敢爭取,你要是不邁出這一步,那就連爭取的機會都沒有了。」
葉沁寶的眼眶又酸了。
她不想在喬景願的面前哭哭啼啼,傾倒負面情緒,於是彎着眉眼笑起來,道「媽你很成功啦,畢竟能生下我這麼一個聰明的女兒。」
喬景願被她的俏皮話逗笑了,點了點葉沁寶的額頭,嬌嗔道「你呀!」
葉沁寶仰着臉笑得一臉天真,但是眼角的淚水還是悄無聲息地滑落。
她和厲晏川中間啊,已經隔了整整一條長江。
君在長江頭,她在長江尾。
江水迢迢,無舟可渡。
半個小時後,葉沁寶從喬景願的房間里出來。
裴斯逸正準備出門。
葉沁寶不由得問「你要去哪裡?」
裴斯逸竟然和她開玩笑道「你這算是在查崗嗎?」
他當然知道葉沁寶是在擔心他不在,喬景願這邊發生了突髮狀況不知道能找誰尋求幫助,但是他偏偏要扭曲葉沁寶的意思。
葉沁寶滿臉無語。
她就不該開口。
裴斯逸像是被她的表情逗笑了,說「公司有點事情需要我緊急處理一下,你放心,接下來的時間我保證哪裡都不去,就陪着你和姐。」
「你在這邊也有公司呢,你在哪兒沒有勢力?」葉沁寶突然嘲諷了一句。
裴斯逸奇怪地看着她,許久才道「我想在哪兒有勢力就能在哪兒有,我比你想像的還要厲害得多。」
「當然,你的厲害我早就體會到了。」葉沁寶想到這麼久以來裴斯逸的所作所為,忍不住將全部的火氣都發泄了出來。
裴斯逸的眸子頓了頓,說「別這麼陰陽怪氣的,我沒招惹你。」
「你還好意思說?」葉沁寶冷哼,問,「是誰之前差點抽干我渾身的血,把我活生生逼死?對了,裴大少,我想請問你一句,既然我當初不是為喻靜好奉獻的,那我獻血的對象究竟是誰?」
這件事情,她老早就想問了。
裴斯逸臉色一黑,明顯是不悅了。
但是他還是強忍着怒氣,問「怎麼,你就這麼想死個明白?」
葉沁寶點點頭。
裴斯逸卻冷笑一聲,道「我偏不告訴你。你是聽到我說起公司,就想到了我和厲晏川在商業上的那些較量吧?」
說到這裡,裴斯逸的聲音越發低沉,甚至隱約帶着警告,道「葉沁寶,你可千萬別把你在厲晏川那裡碰了釘子的氣撒在我身上,後果你承擔不起。」
丟下這句話,裴斯逸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葉沁寶宛若被人當頭一棒,僵在原地許久許久。
才勉強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
在城堡的日子實際上很無聊。
但是卻因為有着喬景願的存在,而沒有那麼難以忍受。
葉沁寶吃過午飯之後,和往常一樣來到了書房,準備找本書打發一下時間。
卻在書桌上發現了一個禮盒。
她思考了瞬間,還是忍不住打開那個禮盒。
禮盒裏面躺着一雙晶瑩剔透的水晶鞋,在禮盒底部的黑色天鵝絨的襯托之下,越發高貴不可方物。
葉沁寶只看了一眼,就關上了盒子。
能放在這裡應該是裴斯逸的東西,裴斯逸突然準備這樣一雙水晶鞋做什麼?
葉沁寶想不明白,再又想到早上裴斯逸離開之前對自己的態度,她也不想在這樣的人身上浪費自己的時間。
她丟開這件事情,找了本書準備打發一下時間。
但是只要她稍微安靜下來,開始思考,腦子裏面就不斷地浮現出厲晏川的影子。
厲晏川既然要和顧琴心結婚了,現在應該是在置辦結婚需要的物件吧。
葉沁寶不敢深想,閉着眼睛搖了搖頭。
算了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