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團寵農家小糖寶
團寵農家小糖寶

團寵農家小糖寶風中的葉子

標籤: 團寵農家小糖寶 大寶 糖寶 都市
《團寵農家小糖寶》主角糖寶大寶,是小說寫手「風中的葉子」所寫。精彩內容:老蘇家終於生閨女了。於是,窮的叮噹響的日子,火了!「爹,我在山上挖了一籃子大白蘿蔔。」奶聲奶氣的小姑娘,把手裡的小籃子遞到了蘇老頭面前。蘇老頭:「……」腦袋「嗡」的一聲。這麼多野山參,得賣多少銀子?「爹,我還採了一籃子蘑菇。」蘇老頭:「……」身子晃了晃。這麼多靈芝,能置多少大宅子?「爹,我……」「閨...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2: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鄒夫人說完,又看向白書之。
語氣一轉,語重心長的說道「女婿你是不知道,這有了身子的女人,最怕生氣,一生氣就容易動胎氣……」
鄒夫人把對白書之的稱呼,直接上升為女婿了。
白書之因為擔心鄒淑琴,倒是沒有注意到,兩個俏丫鬟的眼睛裏,卻是露出了厭惡之色。
這樣婚前失貞,名聲盡毀的女人,想做三少爺的正室夫人,簡直是異想天開!
兩個丫鬟心裏這樣想,卻沒敢表露出來。
畢竟,鄒淑琴肚子里有白家的子嗣。
當然了,這個孩子能不能保得住,那就另當別論了。
白書之聽了鄒夫人的話,皺眉看了挨打的俏丫鬟一眼。
「你回我母親那裡去吧。」白書之命令道「以後不用去我院子里伺候了!」
俏丫鬟臉色巨變,「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三少爺恕罪,奴婢以後再也不敢了!」俏丫鬟哭着說道。
另外一個丫鬟見狀,立刻鬆開了白書之的胳膊,退到了三尺開外。
——做鵪鶉狀。
鄒淑琴對於自己一出手,就制服了兩個俏丫鬟,非常的得意。
哼!想跟她斗,簡直是不自量力!
糖寶看了鄒淑琴和兩個俏丫鬟一眼,萬分慶幸夏思雅跳出了火炕。
「你自己也看到了,你覺得我姐姐,嫁給你三哥,果真會幸福嗎?」糖寶用下巴點了點白書之的方向,對白書晴說道。
白書晴「……」
說不出話來了。
她也沒有想到,她大伯娘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給三哥安排了這麼兩個不省心的通房丫鬟。
而他三哥,竟然還收下了……
「算了,齊大非偶,禍福相依。」白書晴說道「你姐姐說不得果真有自己的造化,反正你福氣大,沒準你姐姐就能托你的福,將來嫁個一等一的好夫婿!」
「那是一準的!」糖寶嘚瑟的一揚下巴。
她們蘇家的男人,哪個都是一等一的好!
白書晴看到糖寶,如此真心的為夏思雅着想,不由的有些羨慕。
誰不想有這樣一個,全心全意對待自己的好姐妹?
可惜,當初她也以為,自己有手足姐妹的。
殊不知,人家只是把自己當傻子,當腳踏板。
白書晴想到白書雨,眼底閃過了一抹嘲諷。
算計了這麼多年,最後不還是成了大伯娘手裡,謀取利益的籌碼?
「你呢?想清楚了?」糖寶一扯白書晴的袖子,把她扯到一邊,低聲問道「你果真要嫁給蕭王?」
白書晴「……」
若說心裏不忐忑,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她即便是後悔,也沒有退路了。
「那還能怎麼辦?」白書晴苦笑一聲,說道「事到如今,我還能不嫁嗎?」
畢竟,已經涉及到了兩國的邦交。
自己現在是和親的郡主了。
「為什麼不能?」糖寶理直氣壯的說道「思雅姐姐明天就嫁人了,今天還能退親呢!你這裡連蕭王的聘禮,都沒有收,怎麼就不能退親了?」
白書晴無奈的說道「這能一樣嗎?夏思雅和我三哥的親事,是父母定的,我和蕭王是皇上下旨賜婚的。」
「那又如何?」糖寶霸氣的說道「只要你想退親,我來想辦法!」
糖寶說到這兒,豪氣的拍了拍白書晴的肩膀。
又道「我說過會罩着你的,你是我的朋友,我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你跳進火炕而不管!」
白書晴心裏一暖,忽然就釋然了。
她也是有好姐妹,好朋友的。
「你就不能盼着我好點兒?」白書晴嗔了糖寶一眼,眼圈微微發紅的說道「你自己也知道,你那張嘴跟開了光似的,你就不能說祝我夫妻和睦,幸福安康?」
糖寶「……」
我是想說,但是違心之話,我說不出來。
「那個蕭王,不是你能駕馭的了的。」糖寶勸道「那樣的男人,心裏想的只是利益,眼睛裏只有算計。」
白書晴聽了糖寶的話,臉上露出了一抹落寂。
她又何嘗不知道糖寶說的這些?只是她的心已經在榮王府的涼亭上,在她跳到他身上的那一刻,遺落了,找不回來了……
白書晴咬了咬唇,說道「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他即便是一塊石頭,假以時日,我也能焐熱他。」
糖寶「……」
看着這樣委屈求全的白書晴,忽然有些懷念,兩個人剛認識的時候,那個刁蠻任性,飛揚跋扈的白書晴了。
「好吧,我祝你心想事成,平安喜樂。」糖寶真心實意的說道。
「謝謝。」白書晴伸手,摟了摟糖寶,吸了吸鼻子,說道「等我嫁去北齊,我們這輩子怕是再難見面了,但是這輩子,有你這樣一個朋友,我很高興。」
「我也很高興。」糖寶拍了拍白書晴的背,安撫似的說道。
說完,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又道「你也未必會遠嫁吧?只要蕭王不離開大燕,你就不用去北齊……」
白書晴「……」
蕭王還能不離開大燕嗎?
「這是婚書和庚帖,拿去!」
白家大夫人氣沖沖的走了過來,示意身邊的一個嬤嬤,把手裡的匣子拿給夏思雅。
石榴立刻上前幾步,把匣子接了過來。
「夏姑娘,給!」
石榴把匣子給了夏思雅。
夏思雅打開匣子。
匣子里放着一塊玉佩,和寫着夏思雅生辰八字的庚帖,以及兩家的婚書。
大夫人看了一眼身邊的心腹嬤嬤。
那嬤嬤心領神會,立刻嗓音尖利的說道「夏姑娘,這兩家的親事既然退了,我們白家當初送去的那些聘禮,是不是也該還回來?」
夏思雅把匣子遞給綠蘿,冷着臉說道「你們放心,聘禮必當原封不動的奉還,我們夏家不會沾染分毫!」
「那就好。」那嬤嬤神情有些倨傲的說道。
糖寶點了點頭,說道「是不錯!賬當然要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最好。」
糖寶說到這兒,語氣一轉,看向了大夫人。
又道「大夫人,去歲秋闈,以及今年春闈,令郎白書之從夏家拿的那些自熱飯菜,暖心貼,以及各類醒腦提神,抗風寒的藥物,是不是也該計算一下價錢,看看你們白家應該付多少銀子?」n
「哦,對了,我那些葯的價格,想必大夫人也是早有耳聞的。」
「畢竟,當初蘇家老太爺買我一粒藥丸,出價十萬兩銀子的。」
糖寶非常善意的提醒。
白家大夫人「……」
表情猛地僵住了。
大神風中的葉子的團寵農家小糖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