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雖然人設選好了,但是沒入戲怎麼辦
雖然人設選好了,但是沒入戲怎麼辦

雖然人設選好了,但是沒入戲怎麼辦風享雲知道

標籤: 蘇雲清 蘇寧曦 雖然人設選好了,但是沒入戲怎麼辦 都市
《雖然人設選好了,但是沒入戲怎麼辦》是由作者「風享雲知道」創作的火熱小說。講述了:,說心情不好,讓她去喝幾杯。顧笙歌往臉上拍了好幾層粉底後,才來赴祁微微的約,就怕會被這女人看到下巴上的捏痕。但卻還是沒能瞞過祁微微的眼睛。「顧笙歌!你說說你丫的是不是賤!夏墨辰都那樣對你了,你還不跟她離婚!難道還真準備跟他耗到三四十歲?把自己大好的青春年華全部浪費在一個渣男身上,真的很不值!知道嗎?...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13:3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顧笙歌默不作聲的觀察着身邊的兩人,看到祁微微強顏歡笑的試衣服,傅寒盛假意的噓寒問暖,她越來越捉摸不透這兩人的關係。
傅寒盛真的愛祁微微?
為什麼她會覺得這男人分明就是恨?
……
這種複雜的心情致使見到唐瑾炎後,顧笙歌還愁眉不展。
「心情不好?」唐瑾炎開着車,餘光從她臉上掃過,「說出來,說不定我能幫你解決。」
「你解決不了。」顧笙歌抬起頭,看向窗外,「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怎麼解決?」
「你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又何必還要閑操心?活的不累嗎?」
「我樂意活的累!」顧笙歌憤憤不平的瞥了他眼。
瞧着她生氣的模樣,唐瑾炎勾了勾唇,繼續開着車沒有再講話。
到了御府點完餐,包廂里只剩下他們二人後,唐瑾炎點上根煙,把煙捲放在唇邊,微微吸了口,吐出煙圈,透過薄霧凝視着對面的顧笙歌,笑容漸濃。
「你笑什麼?」被他這樣盯着看,顧笙歌心裏突然有點發憷。
怎麼覺得他這笑有點不安好心?
「沒笑什麼,突然想到些往事。」唐瑾炎修長的手指輕彈了下煙灰,嘴角邊始終泛着笑意。
等服務員開始上菜後,看到自己面前的鮑魚,顧笙歌立刻傻了眼。
她記得自己根本就沒有點這玩意。
服務員走後,唐瑾炎拿起刀叉,切了塊海參到嘴邊,「我給你點的,你太瘦了,需要補補。」
——補你妹啊補!
顧笙歌差點沒把面前的鮑魚給他扔過去!
「我不需要補!」把鮑魚放在轉盤上給他轉了過去,「都給你!你自己吃吧!」
自從那次跟他吃飯點了鮑魚海參,聽了他那一番污話後,她就再也無法直視這倆玩意!
唐瑾炎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鮑魚,再次彎起了唇角,但笑容卻異常邪魅,「確定讓我吃?」
顧笙歌投給他一記「不然呢」的眼神,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反正我不吃!」
「好,那今天我就嘗嘗這鮑魚。」
說著,他已拿起刀叉開始動手切了起來。
切就罷了,他竟然還稱讚「看起來還不錯,鮮嫩又多汁,味道應該差不了。」
夠了,簡直夠了!
顧笙歌已經越來越無法直視他盤子里流着汁的鮑魚,乾脆站起了身。
唐瑾炎放下刀叉,「去哪兒?」
「我去洗手間!」
「旁邊就是。」
顧笙歌一看,旁邊可不就是洗手間!
這間包廂自帶洗手間!
真是想溜走都難。
來到洗手間,把水龍頭打開,顧笙歌站在洗手台前,心裏是相當的不順暢,一想起剛才那個該死的唐瑾炎刀切鮑魚畫面,她就後悔跟他過來吃飯。
正想着,門突然從外面打開。
唐瑾炎站在門口,斜揚着唇角。
看到他單手從下往上的解襯衫扣子,顧笙歌撐在洗手台上的手猛地打了個哆嗦,「你解扣子幹嘛!」
走過去站在她身後,伸手環上她纖細的腰身,「跟我裝什麼傻?」
「我哪有裝傻!」
「忘記昨晚我跟你說的話了?」唐瑾炎覆身低頭,在她耳根輕輕吹了口熱氣,「說好的,今天約一炮。」
顧笙歌怎麼可能會忘,從她坐上這個男人車上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臨的是什麼。
其實她挺討厭自己這樣的,為了轉移注意力,不去關注祁微微和傅寒盛之間的事,不計後果的坐上了唐瑾炎的車。
現在關鍵時刻,自己卻又開始扭捏了。
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麼好扭捏的!
心一橫,直接抬手將外衫脫掉,「約就約!」
外衫脫掉後,裏面只穿了一件針織的淡粉色弔帶裙,很修身,將她曲線迷人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性感的鎖骨和白皙脖頸吸引的唐瑾炎再無法移開雙眼。
「你知不知道自己這樣很美?」埋頭在她頸間呢喃着,熱息噴洒在她白皙的肌膚,張開嘴用力吸了一口。
「能不能輕點,會有痕迹的!」
顧笙歌抬手推他的頭,卻被他反摁住雙手轉過了身。
面對面時,唐瑾炎笑意更濃,撩起她的下顎,凝視着她潮紅的臉頰,「要不要打個賭?」
「什麼賭?」
「賭你現在已經……濕了。」
大爺的!
顧笙歌羞惱的立刻將他推開,「不約了!你愛找誰找誰!」
「說話不算數,該罰。」
話落的同時,唐瑾炎已經鉗制住她的雙臂,對準了她的雙唇吻了下去。
近乎於啃咬般的親吻,完全沒有給她留呼吸的餘地,手掌在她的臀部用力揉捏,就像是要將她揉碎。
更可惡的是,他竟然還撩起了她的裙擺,直接把手掌探了進去……
等他驗證到答案,才將手指收回,遞到顧笙歌面前,讓她親眼見證他指尖的晶瑩。
「你輸了。」唐瑾炎說著,墨色的眸底開始涌動起濃郁,就連嗓音都啞了幾許。
顧笙歌吞咽了一下乾澀的喉嚨,臉頰羞紅的她實在受夠了被他這樣撩撥!
沒錯,她的身體確實有了反應了,她確實也想了!
她也不想再偽裝,甚至不願再隱瞞!
立刻把手伸向唐瑾炎的皮帶,與他四目相對,「別墨跡!給我!」
……
顧笙歌的腿都軟了。
被唐瑾炎從洗手間里抱出來時,她微喘着氣,已無力再跟他頂撞。
「要不要再來一次?」
聽到他說再來,顧笙歌連忙搖頭,「我餓了。」
點的菜早已涼,聽到她說餓了後,唐瑾炎一刻都沒有停,橫抱着她走進電梯。
怕被人看到自己,顧笙歌把頭埋進唐瑾炎的大衣里,到了房間後她才把頭抬起。
唐瑾炎為她重新點了幾道菜,讓服務員送進房內。
吃飽了後,顧笙歌才枕着唐瑾炎的腿閉上眼睛,「我睡會兒。」
「嗯。」拿了毛毯為她蓋上,「睡吧。」
……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原因,顧笙歌心裏竟然毫無防備,就這樣枕着唐瑾炎的腿,睡了過去。
等她醒來,室內一片黑暗,從沙發上坐起來,看到外面天已黑,打開燈後,卻沒有看到唐瑾炎的身影。
走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