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阮白和慕少凌
阮白和慕少凌

阮白和慕少凌堆堆

標籤: 都市 阮白 阮白和慕少凌 阮美美
主角阮白阮美美的都市小說《阮白和慕少凌》,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堆堆」,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進了別墅,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說話,呼吸都很輕!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林老夫人那邊的聲音停了停,然後說道「他們的情況我也不清楚,打了一整個早上的電話都沒找到人,不過寧寧你也不用擔心你的爸爸媽媽,他們肯定沒事的,你別擔心。」
林老夫人以為她是擔心,特意勸說。
林寧這邊翻了翻白眼,說了這麼一段話,跟沒說一樣。
她說道「奶奶,要是你有爸爸媽媽的情況,請立刻告訴我,我很擔心他們。」
「好好,你是個乖孩子,我兒子兒媳啊,以後就能指望你咯。」林老夫人說道,以為林寧對林文正夫婦依舊很孝順。
林老夫人並不知道林寧對周卿做過的那些事情,因為林文正不想讓老人家生氣,所以故意不說。
因此,老人家對林寧依舊喜愛,尤其是這個情況下,她聽着林寧對林文正他們的擔心,又想到那個失憶在國外的阮白,氣不打一處來。
「奶奶,您別這麼說……」林寧垂眸,心裏更不耐煩。
林文正跟周卿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她打從心裏希望他們兩人發生點什麼意外,以後林家就沒人假惺惺的要管着她了。
「有時候啊,親生的也不一定好,還是你懂事,也不枉你爸爸媽媽當初在孤兒院選擇你。」林老夫人又回憶起當初的情景。
林寧不屑地勾起嘴角,到了現在,說這些話還有什麼作用?
她想要裝出一副孝順女兒的模樣來討林文正的歡心,但他對她,卻是厭惡得要死。
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沒法討好他。
所以林寧也沒打算繼續。
「奶奶,我很擔心爸爸媽媽的情況,你一有消息,記得通知我。」林寧嘴甜道。
「好好好,真是個孝順的孩子。」林老夫人對林寧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聽着林寧跟老人家打電話,一旁的護工忍着內心的無奈,給林寧倒了一杯水。
林寧掛掉電話,接過遞過來的水杯,隨即扔在地上,「這麼燙,你想燙死我啊?」
「抱歉林小姐,醫生叮囑過您不能喝涼的……」
「不能喝涼的就要喝燙的嗎?你怎麼做事的?」林寧盯着她,現成有一個能讓她撒氣的,所以把心裏的不快直接往護工身上撒。
「抱歉,我重新給您倒一杯。」護工拿起一次性杯子,給她倒了小半杯熱水,然後又兌了大半杯涼水,再次遞給林寧。
林寧喝了一口,皺了皺眉頭,「這醫院的水真是難喝,透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不知道的還以為這醫院往水機里加了消毒液。」
另外一床的病人聞言,也喝了一口水,說道「沒有消毒水的味道啊。」
林寧翻了翻白眼,看着隔壁床的,嘲諷道「對於你這種窮人,水都是一個味道的,我可喝不慣這樣的水,你,去樓下超市給我買幾瓶進口的山泉水。」
她最討厭醫院了。
但是現在必須裝病躲在醫院,不然後續的麻煩事會越來越多。
護工蹲下,把杯子的碎片收拾好,又拿着紙巾擦了擦地上的水後,再站起來,「林小姐,可是您不能喝涼水啊。」
「我喝不慣醫院的水,你不給我買我喝什麼?難道你要我渴死?」林寧插着腰,「我奶奶肯定給你不少錢,你要是不願意干,就把錢給我,我換一個護工。」
護工沒有辦法,嘆息一聲,只好應道「我現在去樓下給您買。」
「要最貴的。」林寧附加了一句。
另外一個病床上的病人被嘲諷後,便十分不爽,聽見她說要最貴的,忍不住陰陽怪氣道「這麼有錢,還要擠三人病房,裝什麼大頭呢?」
「你知道個屁。」林寧回過頭,目露凶光,「要不是沒病房,我用得着跟你這種下等人擠在一起?我有護工,還有保鏢,你有什麼?」
病床上的中年女人被她的風言風語給懟得無話可說,直接把床簾拉上。
「哼,下等人就別說話,比啥都比不過,我看你就只能比窮。」林寧冷哼一聲,看向門口。
她沒看見慕少凌的下屬。
林寧挑眉,剛才還站在門口候着的男人,現在去哪裡了?
她下床,來到門口,左右探看,依舊沒看到男人的蹤影,難道是走了?
林寧特意在門口站了幾分鐘,還是沒看到他回來,便確定,這個男人走了。
或許是他專門盯着自己配合警察錄口供的,口供錄完了,那個人便完成了慕少凌任務?
林寧忘記在電梯里,慕少凌對那個男人說過的話。
她心情瞬間愉快起來。
拿起手機,給蘇漫打了一通電話,電話接通,她直接問道「你現在在哪裡?」
「還在醫院,不過準備離開了,怎麼了?錢沒收到嗎」蘇漫問道,在把錢轉給林寧後,她又到了醫院的整形外科,諮詢了一下醫生。
因為擔心臉上的傷會影響她做的假體鼻子,所以才掛了個號,甚至拍了個片,得知沒有影響後,才放心下來。
「收到了,你以後不要提這個事情,我怕被監聽。」林寧壓低聲音,「你現在能來住院部一趟嗎?」
「別了吧,那裡又是警察,還有一個保鏢的,我看着都怕。」蘇漫想起剛才的情景,自己面對警察,差點露餡。
「現在沒了,都走了,來陪我說說話唄,我在這裡無聊得很。」林寧對蘇漫的言語親熱了很多。
在事情失敗的情況下,她還能跟曼斯特要到那麼多錢,還幫自己要了,她有些感動。
看來,蘇漫也值得深交。
「行,那你等我。」蘇漫折了回去。
站在一樓等電梯,電梯到了一樓,她往旁邊挪了挪,讓裏面的人先離開。
蘇漫注意到,剛才一直監視着林寧的男人,從電梯走出來,她看着男人的背影,是往外面走的。
看來,是離開了。
她快步走進電梯。
電梯到達樓層,蘇漫按照林寧說的病房號,走了過去。
果然,病房裡的警察也不見了。
「他們都走了?」蘇漫走進去,直接坐在林寧病床旁邊的位置上。
「錄完口供就走了。」林寧見她戴着個口罩,皺眉問道,「你戴什麼口罩啊,又沒人認識你,不悶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