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慕清錦慕肥婆
慕清錦慕肥婆

慕清錦慕肥婆慕清錦慕肥婆

標籤: 慕清錦 慕清錦慕肥婆 都市 陸頡
慕清錦陸頡是都市小說《慕清錦慕肥婆》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慕清錦慕肥婆」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陸少羽推着慕清錦的手掌,緊緊地抱着陸芷雲。「爹要回來了,他要是知道你欺負我們,一定不會饒了你。」小小年紀學着用惡狠狠的語氣威脅人,可是話語里的顫抖泄露了他的懼怕。慕清錦接收了原主的記憶,知道這具身體在兩個孩子眼裡比惡鬼好不了多少,要說她想救人,少年老成的陸少羽絕對不會相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8: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藥王谷答應了這門親事。
慕清錦馬上安排人把童氏和朱大夫接過來。
朱大夫的醫館已經有好幾個坐堂大夫,按理說他離開一段時間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當他有事要離開的消息放出來,許多病人來問他什麼時候回來。
朱大夫也沒有瞞着,說了慕正涵即將成親,他們這次是過去主持婚禮的,歸期未定的情況。
更何況他們這次去的地方是潼陽城,那可是大家格外嚮往的地方。之前一直想去看看,但是病人們需要他,實在走不開。現在好不容易過去一趟,說什麼也要玩個夠本才回來。
「潼陽城啊,那可是陸夫人的封地。他們那裡的凈水器特別神奇,我花了大價錢想買,一直買不着。夢想家居的旗下店鋪每月倒是有一百台售賣,但是還不等放出來,已經被那些老客戶搶光了。夢想家居這麼多年的老規矩就是推出來的新貨先賣給老客戶,要是有多餘的才擺出來售賣。為了這個名額,我可是搶破了頭。你們要去見夫人,能不能向她提個建議,讓咱們滬北城這邊的售賣數目再增加點?」
「我聽說的確不好搶,京城那邊的老客戶也在搶這個名額。」童氏在旁邊搗葯,笑着說道,「不過你的話我還是會轉達的。」
「你真是有福氣哦!」那婦人接著說道,「女兒女婿這麼有本事,現在連兒子的終身大事也解決了。對了,你那兒媳婦是哪家的千金?」
「我那兒媳婦可是有真本事的。」童氏說道,「藥王谷知道吧?」
「知道啊!」
「她就是醫仙殷姑娘,藥王的徒弟,未來的藥王谷傳人。」
「也是大夫,而且還是醫仙啊!」
病人們讚嘆不已。
什麼達官貴人的小姐對他們來說太遙遠了,所謂的神醫反而離他們更親近些。再者,醫者治病救人,還不比那些大家小姐更值尊敬?
「對,救過不少人,是個非常善良的姑娘。」
「好啊,這樣好啊!要真娶了大家閨秀,你這個婆母還不知道怎麼相處。如今你們都是行醫救人的,反而更有話說。」
「我也是這樣想的。」童氏說道,「更何況我相信我女兒的眼光。我女兒親自把的關,肯定沒有問題的。」
一個滿頭白髮的老漢挑着擔子從醫館門口經過,聽着那些人的談話,他腳步慢了些,神情怔忪。
涵兒要成親了。
正在這個時候,童氏和朱大夫帶着朱晨從裏面走出來。
朱晨乖巧懂事,童氏和朱大夫一人拉着他一隻手,任誰看着這一幕都忍不住露出會心的笑容。
多麼幸福的一家人啊!
「老夫人,朱老爺,馬車備好了,現在就可以啟程。」一名夥計駕着馬車過來,「別的都不用準備,路上用的小的都備好了。至於到了潼陽城,那邊夫人也安排好了。你們只管輕裝上車。」
「行,我們走吧!涵兒終於成親了,我也想早點把這件事情定下來,以免夜長夢多。」
「涵兒終於找到命定的姻緣,你也別太緊張,只要是他的,肯定是跑不掉的。」朱大夫知道童氏在擔心什麼。
挑着擔子的老漢看着馬車漸行漸遠。
那雙蒼老的眼睛裏滿是不甘心和痛苦,然而……
他沒有立場要求什麼。
對他們來說,只怕他早就不存在了。
「你還在這裡做什麼?」石梅大步走過來,「動作快些!東家那邊又在催了。」
「嗯。」
慕大山挑着擔子跟上石梅。
石梅看了一眼藥房方向,酸溜溜地說道「你在這裡幹什麼?莫不是還忘不了舊情人?」
「不要胡說八道。」慕大山皺眉。
「你女兒現在了不起了,不僅是丞相夫人,還有一座城做封地。還有這裡的產業,簡直就是日進千金萬金。她這麼有錢,也不見接你這個親爹去享享清福。誰能想到丞相夫人的親爹還在給別人挑糞?簡直就是笑話。」看書喇
「你別說了。」慕大山不耐煩地說道,「我與他們沒有關係,以後不要再提這些事情。」
「你這是面子掛不住了吧?」石梅撇嘴,「不過也是,兒女都不認自己,換作是我,我也不想提他們了。」
童氏和朱大夫趕到潼陽城後,慕清錦給他們接風洗塵。當天他們全家人聚在一起吃了個團圓飯。
沒錯!全家人。
陸頡也趕到了。
這段時間慕清錦不僅要準備婚禮要用的東西,還要與慕正涵正式交接。她手裡的那些東西全部要交給慕正涵,包括她重用的那些部下,現在也留給了慕正涵。
要不然她人走了,手下也帶走了,那潼陽城的許多重要職位都會成為空缺,要是換作新人過來,又得耗費不少時間成長,對潼陽城的發展來說沒有任何好處。因此,把那些人留下,讓慕正涵好好栽培他們,這對他們雙方來說都是最好的決定。看書溂
童氏和朱大夫作為慕正涵的長輩操持了整個婚禮。
除了剛開始的提親是慕清錦出面的,在親事定下來之後,慕清錦就與藥王谷那邊達成了一致,其他的幾禮要等長輩過來再繼續。
十月初九,大吉之日,慕正涵風風光光地迎娶了殷盈竹為妻。
整個潼陽城的百姓皆是賓客,流水席擺了三天三夜。哪怕是經過的人想要來吃席,只要送上一份祝福,禮物都是其次的,也能吃上一頓美味的佳肴。
這場婚禮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都被人津津樂道,畢竟這樣大手筆的婚禮,除了陸家人和慕家人之外,再沒有別家能有這樣的氣魄了。
婚禮之後,慕清錦正式走了。
慕清錦看着輕裝上陣的齊霄,眼裡滿是驚訝「你也要回京城?」
齊霄說道「潼陽城擁兵五十萬了,我再不回京城,下一個被當作叛賊的就是我了。」
「只要你老實,倒也不用這樣緊張。」陸頡在旁邊說風涼話。
「我是想老實,但是有時候一個念頭響起,那就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與其在這裡擁兵自重,還不如回去京城,呆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這樣他放心,我也放心。」
「你放心什麼?」
「我放心自己的小命還是完整的。」齊霄上了馬車。「現在腰不是很好,還是坐馬車吧!」
陸頡騎着馬,對馬車裡的齊霄說道「其實你要是不想回去的話,我也可以給皇上說說,畢竟一個腰不好的將軍,倒是不用太緊張了。」
「不用了,我還是回京城吧!你們都走了,我留在這裡做什麼?天天去田裡看莊稼的收成嗎?」
「行,那走吧,一路上也有個伴。」
陸芷雲已經是個十八歲的大姑娘了。
此時的她模樣又長開了些,正是如花兒般最嬌媚的年紀。
陸芷清梳着兩個可愛的羊角髻,趴在窗前看着外面,說道「那隻大雁飛得真快。」
陸芷雲正想說什麼,回頭卻看見陸芷清拿着弓箭對準那大雁的方向。
她不由得笑道「你也說它飛得快了,這樣還想射下來不成?」
陸芷清沒有回答,而是駕好弓箭,對準大雁的方向。
咻!箭射了出去。
陸芷雲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陸芷清這一箭,可見真是懂得射箭的。她的姿勢很有講究,顯然是經過指點的。
她倒不是不願意陸芷清學射箭,而是家裡人都不知道她在學射箭,那她是跟誰學的?
之前就聽說有些蠱惑主子的奴才見年少的小主子不懂事,用些手段讓主子任自己擺布。她擔心妹妹被人騙了,想要弄清楚事情真相。
陸芷雲想問,但是看陸芷清一臉興奮的樣子,又決定慢慢地觀察。如果真有奴才在背後使手段,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氣了。
現在嘛,不要影響小妹的好心情,反正他們馬上要回京城了,到時候她又能找到新的『玩具』。
「小姐,這是你射的大雁嗎?」
一個小廝提着一隻大雁走過來。
「哇,我真的射中了。」陸芷清高興地拍起手掌,「告訴管飯的,中午把它烤了,我要孝敬給爹娘吃。」
「是。」
小廝提着大雁走遠了。
齊霄坐在馬車裡,手裡拿着棋子,對面坐着自己的心腹。
聽着從後面馬車裡傳出來的笑聲,齊霄的嘴角上揚。
心腹說道「這陸家二小姐倒是不像陸家人。」
「怎麼不像?」齊霄淡道,「她的性子更像她娘,洒脫隨性。」
「陸家大少爺可是神童,陸家大小姐也是有名的才女,現在倒好,陸家二小姐看見詩詞就頭疼,揮着刀箭倒是有模有樣的。」心腹說道,「陸相還不知道你偷偷教她女兒練功的事,要是知道了,怕是會鬧騰一番。屬下真不明白主子在想什麼,怎麼隨一個小丫頭鬧騰?」
「大少爺是神童,大小姐是才女,二小姐就必須讀書識字嗎?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倒覺得這二小姐更可愛些。」齊霄說道。
「主子這麼喜歡女兒,怎麼不早些成親,自己的女兒還不比別家的女兒更香?」
更何況他們家主子那樣的相貌,生出來的女兒還不比陸家的更天香國色?世人只知道陸家有個貌美的女兒,要是他們爺成親生子,生出的女兒絕對會更加好看。
可惜啊,陸家的孩子一個接着一個往外蹦,他們爺還沒有動春心。再這樣下去,他們爺莫不是要出家當和尚?
「麻煩。」齊霄淡道,「別人家的女兒看着就長大了,讓我成親生子,那不得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太吵了,沒意思。」
心腹「……」
這理由真是絕了。
要是這麼怕麻煩,這麼沒意思,剛才那陸二小姐往外面亂射箭,他們爺別用棋子把大雁打下來啊!
對別人的孩子都這麼有耐心,要是他的親生女兒,那得寵成什麼樣啊?
一路上,陸家人所到之地,各地官員都爭着搶着來招待。
陸頡沒有躲避那些官員的恭迎,一直順着官道走,經過各個縣衙府衙,順便監察當地官員在百姓之中的聲譽如何。
幾個月後,他們終於回到了京城。
「陸相,下官乏了,先回家歇着了。」齊霄坐在馬車裡,對騎着馬的陸頡說道,「皇上要是問起,就說我先在家裡休息個天,等我歇好了再進宮向他請安。」
「你這是想躲懶了。」陸頡看明白了,齊霄這是想卸權,慢慢地退出皇權中心。
齊霄懶懶地笑道「這些年在潼陽城呆慣了,突然覺得清凈日子挺不錯,不想再像以前那樣在刀口上過日子。」
齊霄不進宮面聖,陸頡卻要帶着妻兒進宮見范元溪的。
慕清錦現在在民間的聲望更大了,作為一名官夫人,她簡直活成了天下男人都夢想不到的樣子,掌握了大多數官員都無法掌握的實權。如今回來了,當然要向范元溪彙報一下,順便說說潼陽城現在的情況。」
剛進宮門,汪公公在那裡候着,見着陸家眾人來了,連忙帶着身後的宮人迎過來。
「皇上說了,相爺和夫人一路奔波,肯定很累了,今日就坐宮裡的轎子進去。」
「多謝皇上。」陸頡拱了拱手,把慕清錦扶上轎子。
陸家眾人來到宮殿外。
汪公公先進去通傳,沒多久便出來了。他把宮門打開,請陸家眾人進去。
「陸相,陸夫人,請坐吧!」范元溪放下手裡的筆,「總算是回來了。自從陸相走後,朕這案台上就沒有空過。你回來了,我也可以輕鬆些了。你不知道,皇后最近悶壞了,朕也沒有時間陪她出宮走走。」
「皇上如此思念微臣,倒是微臣的榮幸了。」陸頡說道,「不過,要是只是想念微臣,而不是讓微臣幫你處理這些摺子,那就完美了。」
「要不是為了讓你回來幫朕處理摺子,朕要你回來做什麼?還不如讓你們夫妻就留在潼陽城好好治理那裡,這樣至少朕的國庫充盈,再也不擔心沒有軍餉之類的事情。」范元溪說道,「說到國庫……朕還得好好謝謝夫人。要不是夫人化腐朽為神奇的本事,潼陽城也不會有今天的成績。說吧,你還想讓朕賞你什麼?」
大神上官楠兒的農門福妻全家是反派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