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漫威馳騁者
漫威馳騁者

漫威馳騁者水瓶琴山

標籤: 彼得帕克 方冷 漫威馳騁者 靈異
書名叫做《漫威馳騁者》的小說,是作者「水瓶琴山」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靈異,主人公方冷彼得帕克,內容詳情為: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2 14: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夕陽如血。
照射在戰場的血河上,泛出妖異的血色光芒。
一個美得如仙子的銀髮少女,卻在這樣戰火紛飛的場景里,喊出了這句曖昧不清之語。
「父皇,我已經是他的人了!」
這一句話,乃是呼延朵兒用真氣加持喊出,清晰的傳遍戰場。
於是,荒州全軍聽到了!
當然,幾十萬天狼大軍排列在陰山通道中,無窮無盡,後面的軍士是聽不到的。
猝不及防的,夏天有些吃驚,手中戰刀差點掉落馬下。
他們身邊,荒州眾將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來迴流連,彷彿想要看出兩朵花來。
「噗嗤」
秦紅衣不知為何笑出聲「天狼公主,有眼光!」
「我家王爺,端是這世上最好的男人了!」
「英雄配美人,絕配!」
夏天神色複雜,星目中滿是疑惑「呼延公主,你這一喊,本王倒是無事,但,你的清白可就沒有了!」
呼延朵兒迎上夏天的目光,毫不避讓,朱唇輕開「荒州王,本公主被你所擄,天下人早就認定清白會不在!」
「因為,天下人不相信你會見美色無動於衷,不會將本公主抱上床!」
「除非,你不是男人!」
夏天沉默了片刻「可本王對你什麼都沒有做!」
呼延朵兒理直氣壯的問「那你為什麼不做?」
夏天一愣「做什麼?」
「做一個正常男人見到一個絕色美人該做的事啊?」
「為什麼要做?」
「本公主不美嗎?」
「美!」
「本公主的身子你沒有抱過嗎?」
「為何不直接抱上床?」
夏天「」
呼延朵兒美目中滿是挑釁「本公主就是不信,你心中只有司馬蘭一個人。」
「本公主更不相信,這世上有不偷腥的貓!」
「本公主絕對不相信,男人不會喜新厭舊!」
一時間,夏天在風中凌亂。
女人的心思,還真是難猜至極啊!
此時。
旁邊冷眼旁邊的天狼小公主也不甘寂寞,張嘴就來「父皇,菊花」
她還沒有喊完,就被呼延朵兒給捂住了小嘴「別湊熱鬧!」
呼延菊花小臉上滿是不甘!
此時。
旁觀的荒州眾將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這兩個戰俘,這是要投靠自家王爺的後院嗎?
坑對面。
妖嬈女官盯着呼延朵兒和呼延菊花凝神觀看「陛下,大公主和小公主還是完璧之身!」
天狼大帝眉頭一皺,淡淡的問「朵兒,為何要幫他?」
呼延朵兒螓首輕搖「父皇,女兒喜歡他!」
天狼女子,從來都是敢愛敢恨!
天狼大帝搖頭,臉色一冷「兒女私情,豈能影響軍國大事!」
「父皇有預感,若是今日不殺他,來日,他必將成我天狼帝國的大敵!」
「所以,今日他必須要死!」
說完,天狼大帝看着妖嬈女官問「營救公主的人,已經就位了嗎?」
妖嬈女官頷首「隨時可以出現在公主身邊。」
天狼大帝頷首,舉起了手,就準備發動進攻。
坑對面。
呼延朵兒美目中閃過一絲決然,衣袖中冒出一根釵子,玉手一接,頂在自己咽喉前「父皇,若是你真要殺他,女兒就與他一起死!」
旁邊。
呼延菊花眨了眨俏眼,伸手就抽出旁邊白鳳的戰刀「借用一下。」
白鳳似笑非笑的道「你隨意!」
呼延菊花抽出刀,也比在自己脖子上「父皇,若是你真要殺他和大皇姐,女兒就與他們一起死!」
夏天「」
天狼大帝面色一冷「糊塗!」
呼延朵兒神色堅決「女兒不是糊塗,是因為女兒體內有他的東西,若是他死,女兒也活不下去了!」
呼延菊花也想起體內的封脈銀針,應和道「是的,女兒也會活不下去的!」
妖嬈女官有些擔心「陛下,若是兩個公主不肯配合營救,我們的人恐怕不僅救不了人,還會如阿古族五老般,死在荒州軍手中。」
天狼大帝沉聲道「朕從來不做養虎為患之事,荒州王必殺!」
「但是,朕的女兒必須救回來!」
「若是他們救不回兩個公主,滅族!」
「是!」
「嗚嗚嗚」
天狼軍中的獸角聲催動着戰雲。
夏天感覺到了天狼大帝的決心「準備戰鬥!」
「是!」
「咚咚咚」
荒州軍戰鼓擂動,準備迎戰。
就在這時。
「報」
一個金甲大將打馬從後面奔來,落馬跪地,一臉驚慌的道「陛下,我們的羊群,全部染上瘟疫了!」
「一個下午的時間,死了十分之一!」
天狼大帝雙眼一瞪「為何會如此?」
金甲大將咬着牙道「是黑狼皇子帶回來的那些銀狼,下午時分,它們就集體發狂,到處咬羊群,然後,羊群就染上了瘟疫,一個下午,死了十分之一。」
「末將已經下令將染上瘟疫的羊群盡數宰殺,剩下的羊群,也不知是否染上?」
「陛下,若要保證大軍供給,我們只有從後方再征羊群來供大軍食用!」
「哎」
天狼大帝幽幽一聲嘆息「來不及了!」
「若是荒州王在荒州堅壁清野,我們的大軍入荒州堪憂!」
「今年,又是一個荒年,若再徵集各州羊群,不知會餓死多少天狼子民啊!」
「你回去處理善後吧!」
「是!」
金甲大將打馬而走!
就在這時。
「啾啾啾」
天空中,三隻被荒州俘虜過的大雕突然發瘋,將低空盤旋偵查的鷂鷹全部啄死。
鷂鷹群猝不及防!
它們發出凄厲的慘嚎,羽毛在空中飛揚,血灑虛空,墜落下地,摔得血肉模糊。
但,這還沒完。
三隻大雕又開始合力攻擊其它飛雕!
天狼軍陣中訓雕師大驚,連忙吹響鐵笛,試圖控制。
可惜,三隻早就叛變的大雕根本不聽指揮,一鼓作氣,將在荒州上空盤旋的天狼飛雕全部幹掉!
然後,三隻飛雕高飛,不知所蹤。
沒有了雕和鷂鷹在空中預知戰場態勢,天狼大軍的戰力直接減三成。
這一幕,看呆了雙方將士。
夏天嘴角卻勾起一絲神秘笑意,盯着天狼大帝。
「哈哈哈」
天狼大帝虎目中異彩連閃,笑得意味深長「好一個未雨綢繆的荒州王,這是走一步是看了十步啊!」
「黑狼皇兒,你中計了!」
呼延黑狼滿臉冷汗的翻身下馬,跪倒在地「父皇,孩兒也不知道啊!」
天狼大帝好聲好語的道「不怪你蠢!」
「是怪荒州王太狡猾!」
「可惜啊!」
「今日不能殺他了!」
「今後,就難殺了!」
說完。
天狼大帝沉聲道「荒州王,既然朵兒肚子里有了你的骨肉!」
「那朕,也不能讓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就沒有父親!」
「我們坐下來談談吧!」
夏天鬆了口氣!
謹慎的布局,終於為荒州換來了生機。
他發誓,這一次後,荒州人的命,要掌握在自己手裡。
他坦蕩的道「陛下,朵兒公主身體里沒有本王的孩子。」
天狼大帝殺心熄滅,看了看自家皇女看夏天的傾慕眼神,霸道無邊「朕說有,那就有!」
「荒州王,你說朕傳信給大夏皇帝,讓你入天狼帝國完婚,成為天狼國的大駙馬可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