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都市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是作者大大「前夫又來搶萌寶」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江寶寶厲北爵。小說精彩內容概述: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亦言看向白羽菲,關切地問「一直沒碰到喜歡的男孩子嗎?」
「嗯。」
「那要不要我幫你留意下優秀的男孩子?」
白羽菲知道哥哥是什麼意思。
但哥哥的打算……
卻讓她的心都在疼!
白羽菲緊緊握着筷子,悶悶地說「我現在想拼一拼事業,不想考慮感情的事。」
徐蕭瀟在這個時候開口「勸你還是考慮一下吧,不然蹉跎到我這個年紀,可真成大齡剩女了!」
徐蕭瀟的話,既是反擊,也是點醒。
白羽菲雖然生氣,卻找不出毛病,只能在心裏生悶氣!
秦亦言是真的關心白羽菲。
擔心她會錯過好的愛情,又勸道「緣分來了,擋也擋不住,你也不必刻意給自己設限制。」
「好了哥,這麼多人在呢,就不要談我的感情問題了!」
白羽菲聲音幽怨。
聽得秦亦言一怔,隨即笑道「嗯,你都是大姑娘了,是我思慮不周。」
說完,秦亦言便換了話題聊。
徐蕭瀟善於觀察人心。
所以對秦亦言拋出的話題,她總能接的住。
聊天氣氛也很愉快。
但白羽菲心口好像堵了一團氣。
待用餐結束,就迫不及待地去了花園。
她本想在這邊透透氣。
可看到花房裡,柳心愛喜歡的那些花……
她又氣不打一處來!
恨不得進去用剪刀將所有的花都毀了!!!
就在白羽菲心中的念頭,越來越控制不住的時候,她的身後,傳來說話的聲音
「看來白小姐是真的很喜歡這些花啊,剛吃完飯就來欣賞!」
那討人厭的聲音,就好像魔咒。
白羽菲閉了閉眼,又深呼吸了下,才勉強用平靜的聲音說「漂亮的東西,誰不喜歡?」
「那也要屬於你才行,不然那就是名不正,言不順!甚至會被人鄙夷!」
徐蕭瀟的話,暗含深意。
白羽菲能聽得出來!
此處也沒有別人在,白羽菲便沒再偽裝。
她回頭冷冷的盯着徐蕭瀟,質問「你究竟想說什麼?」
「不要以為趕走心愛,你和秦亦言就能發生什麼,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徐蕭瀟也沒繞圈子,開口就說。
她的直接讓白羽菲瞳孔緊縮!
連呼吸都漏了半拍!
「你、你在說什麼!?」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而且你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我。估計你表現得再明顯一點,秦亦言也會發現,屆時,你連他的妹妹都做不成,他只會遠離你!」
徐蕭瀟說的,正是白羽菲內心深處的擔憂。
可是……
這些和徐蕭瀟有什麼關係!
她憑什麼多管閑事!?
白羽菲張口正要斥責。
徐蕭瀟卻伸出手指,示意白羽菲向花房的另一邊看過去。
在花房的另一邊,此刻站着一個人。
正是柳心愛。
她聽傭人說,徐蕭瀟來了花園,便過來尋找。
卻在路過花房時,忍不住停下腳步。
她還幻想着,能看到花房裡,花團錦簇的樣子。
可如今……只剩下殘花敗葉了。
真是可惜。
就在柳心愛默默惋惜的時候——
「我已經讓人從荷蘭空運了一批鮮花,明天就能到。」
秦亦言緩緩從身後走來。
而他的話,讓柳心愛立刻回身,並很自然地問「這是在為你妹妹收拾殘局?」
「我明明是……」秦亦言張口就要反駁。
但話到了嘴邊,他又改變了主意,言不由衷地說「嗯,免得因為一些花,又生出嫌隙。」
如果柳心愛真計較這些花,也不會眼睜睜看着白羽菲將花朵摧殘至此。
不過秦亦言如何想,與她沒有關係。
她要去找徐蕭瀟。
可就在柳心愛從秦亦言身邊經過的瞬間……
秦亦言突然伸手抱住了柳心愛。
柳心愛猛地一驚!
動手就要推開秦亦言!
秦亦言卻抱得很緊,還在柳心愛的耳邊,低聲說「徐蕭瀟和菲兒都在向這邊看。」
「蕭瀟……和菲兒在一起?」
「嗯。」
這兩個人……不會吵起來吧。
柳心愛很擔心,還想回頭看一下。
但秦亦言按住了她的腦袋,還道「你現在回頭,別人會以為我們兩個在演戲。」
他們……
本來就是在演戲!
可為了不被發現,柳心愛只能忍耐。
秦亦言卻對她的表現不太滿意,又問「你難道要一直像個木頭似的站着?」
「不然呢?」
「你應該用手臂環着我的腰,難道這也要我教你?」
柳心愛是真的不想配合秦亦言。
可想到徐蕭瀟的觀察入微……
她只能伸出手臂。
秦亦言只感覺她的手臂,像水蛇一樣,掛在他的腰間。
頓時,他的胸口被一抹情緒堵滿了。
只是,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卻很煞風景地質問「她們真的還在嗎?你該不會是在騙我吧!」
她的話音落下,就感覺手臂被人掐了一下!
那一下不輕也不重,但弄疼了柳心愛!
她忍不住蹙眉,質問「你幹嘛?」
「懲罰你。」
「為什麼要懲罰我!?」
「因為你在質疑我的話。」
柳心愛覺得他不可理喻,氣得反問「你是有多自卑,都不敢讓別人懷疑你?」
這話讓秦亦言輕輕眯起了眸子「柳心愛,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這與膽子大無關,我只說我心裏想說的!」
「哦,會說心裏話了?那可真不容易,我還以為你就是個悶葫蘆,什麼都不會說呢!」
柳心愛當然不是悶葫蘆。
她也願意與別人分享自己的心情。
可如果對方是秦亦言……
那還是算了!
此時夜色暗淡,秦亦言藉著月色,看到柳心愛的臉上,帶着薄怒。
她生氣了。
可秦亦言反而覺得這樣的柳心愛更順眼。
也更……吸引人。
柳心愛不知道秦亦言在想什麼。
反正她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伸出手,就要推開秦亦言。
秦亦言卻依舊沒放開她,還提醒道「你的朋友還在看呢。」
「所以呢,是不是覺得這樣,你就能有恃無恐了!?」
「沒錯!!!」
柳心愛聞言,頓時因為生氣,眼睛瞪得很圓。
秦亦言看着這樣的她……
突然很想欺負!!!
心中有了這個念頭,秦亦言低下頭,就在她的紅唇上吻了一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